新浪一分彩计划网欢迎您的到來!

                                  站內搜索  
                                  當前位置:首頁 > 佛學園地 > 佛門龍象 > 歷代高僧 > 正文

                                  何慕斯???耍荷ぶ浮箦热~(上)

                                  第一章 迦葉早年

                                  佛陀在般涅槃前拒絕任命繼承者,他勸比丘們要以“法”與“律”為師,因為實踐解脫道所需的教法都包含在他四十五年的說法里,他們可從中尋找。

                                  似佛的弟子──大迦葉尊者

                                  佛陀入滅之后不久,比丘們雖然未推舉繼承者,但是對一位獨居長老的敬意卻與日俱增,他渾身自然地散發出力量以及威嚴的光輝。巴利文注釋書描述這個人為“似佛的弟子”,他就是摩訶迦葉,或大迦葉尊者。

                                  大迦葉能在剛失去領導者的僧團中脫穎而出,其中有許多因素。他擁有佛陀三十二種“大丈夫相”中的七種,禪定的成就與智慧也受到佛陀的贊嘆。他是唯一曾和佛陀交換僧袍的比丘,那是一種殊榮;他擁有最高程度的“激勵信心的十種德行”;他也是持戒與苦行的典范。

                                  因此,由他來召集其極力主張的第一次僧團大會,便不會令人感到驚訝。顯然地,基于同樣的理由,在很晚之后的中國與日本,這位令人敬畏的長老被認定為禪宗初祖。

                                  父母逼婚

                                  如同舍利弗與目犍連這兩位上首弟子,摩訶迦葉也是婆羅門階級。在菩薩(佛陀)出生前幾年,摩訶迦葉生在摩揭陀國的大岸村,是迦毗羅梵志與其妻須摩那代毘之子,名為畢缽離。他的父親擁有十六座村莊,儼然像個小國王一樣統治它們,因此畢缽離是在富裕與奢華的環境下長大。

                                  然而,他從小即渴望過出家的生活,因此不想結婚。當父母一再慫恿他娶妻時,他告訴父母會一輩子照顧他們,而在他們死后,就會出家成為沙門。不過他們一再堅持他必須娶妻,為了安慰母親,他終于同意結婚──條件是必須找到一位符合他完美標準的女孩。

                                  為此,他雇請金匠打造一個純金的美女雕像,并為她配上華服與美飾,然后顯示給他的父母看,說:“如果你們能為我找到像這樣的美女,我就同意過在家的生活。”不過,他的母親是個聰明的女人,她心想:“我的兒子過去一定累積了許多善德,而他一定是和這個金像一樣的美女共同完成的。”于是,她找到八個婆羅門,賜予他們豐厚的禮物,請他們帶著美女像四處去找尋類似的人。這些婆羅門心想:“我們且先去摩達國,那是個出產美女的寶地。”他們在沙竭羅城找到一個足可和金像媲美的女孩。她是一個富有婆羅門的十六歲女兒──拔陀迦比羅,比畢缽離(大迦葉)年輕四歲。她的父母同意對方的提親,于是婆羅門們便趕回去報佳音。

                                  然而,拔陀迦比羅和畢缽離一樣也是不想結婚,她想過梵行的生活,出家當女沙門。她和畢缽離這種一致的心愿并非巧合,而是源于過去所造業力的緊密連結。這個連結在此世成熟,他們在年輕時以婚姻結合,然后再果斷地分開──又一次更高層次結合的決定。最后兩人都圓滿了修行,在世尊座下證得最高圣果。

                                  聽到自己的計劃被破壞,父母親真的找到一個和金像相符的女孩,畢缽離很難過。他想毀約,于是寫了一封信給女孩:“拔陀!請另尋門當戶對的佳婿,和他一同過快樂的生活。因為我想出家成為沙門,請勿有遺憾。”拔陀迦比羅的心思和他一樣,也悄悄寫了一封相同的信給他。但他們的父母,早就料到會發生這種情況,便中途將信攔下來,換成為歡迎的信函。

                                  與妻同發愿成為沙門

                                  所以拔陀被帶往摩揭陀,這對年輕的佳偶還是結婚了。然而,由于兩人都渴望出家修行,因此彼此同意保持獨身生活。為了顯示他們的決心,每晚上床前,他們會在兩人之間擺一個花環,并決議:“如果那邊的花枯萎,就知道誰已生起欲念。”到了晚上,他們都徹夜保持清醒,以避免身體接觸;白天,甚至不需要照顧莊園農場。

                                  畢缽離的父母死后,兩人得負責經營龐大的產業。這時,他們開始感覺到出家的誘因。有一天,當畢缽離巡視農地時,他似乎是帶著新的眼睛去看從前就看過的東西。他觀察到,農場工人在墾地時,會有許多鳥聚集,大啖犁溝里的蟲。對農夫來說這個景象十分平常,卻令他驚嚇。那帶來財富的事業令他感到震撼,他的田產竟是其他眾生痛苦的回饋,他的生活是用許多土壤里的蟲,以及其他小生命的死亡換來的。想到這里,他問其中一個工人:“誰必須承擔這些惡業的果報?”

                                  “你自己,先生。”他回答。

                                  被業報的洞見所震撼,畢缽離返家并思維:“如果我必須為了這個殺生而承擔罪果,那財富于我有何益處?我最好將它們全都交給拔陀,出家過沙門的生活。”

                                  但在家里,拔陀同時也有類似的經驗,對于從前經??匆姷氖挛?,有了耳目一新的深刻了解。仆人鋪開芝麻種子,曝曬在太陽下,于是烏鴉與其他鳥兒競食被種子吸引來的昆蟲。

                                  當拔陀問仆人,誰應該為這許多生命的慘死負起道德上的責任時,仆人回答業報的責任是她的。于是她心想:“單單這些惡業,就足以令我在一千世的輪回大海中,無法冒出頭來。等畢缽離一回來,我就立即將一切都交給他,然后離家過沙門的生活。”

                                  當兩人發現彼此想法一致時,他們從市集買來橘色衣袍與土缽,然后互相剃頭。如此看起來就像沙門游行者,他們并發愿:“我們一定要找到世上的阿羅漢!”雖然他們尚未遇見佛陀或他的教法,但他們直覺地知道應以大智圣者“準弟子”的身份,遵行沙門的生活。與妻各自追尋究竟解脫。

                                  然后,他們將缽掛在肩上,悄悄地離開莊園宅第。然而,當抵達屬于他們資產的隔壁村時,被工人與其家人看見。他們痛哭失聲,匍匐在兩位沙門腳下,叫道:“啊,親愛與尊貴的主人!你們怎么忍心讓我們成為無助的孤兒呢?”

                                  “那是因為我們已看見三界猶如火宅,因此想追求出家的生活。”畢缽離允許奴隸者恢復自由,然后和拔陀繼續上路,留下村人仍在后面哭泣。

                                  他們行路時,大迦葉在前,拔陀緊隨其后。這時大迦葉心想:“啊,拔陀迦比羅緊跟我身后,而她是個大美人。有些人可能會想:‘雖然他們是沙門,但仍無法離開彼此獨自生活!’如果他們竟因此心生邪念,或甚至散播惡毒的謠言那就會嚴重傷害自己。因此,我們最好分開。”

                                  當到達一處路口時,大迦葉便將想法告訴她,并說:“拔陀,你走這條路,我走另一條路。”她回答:“對沙門而言,女人確實是個障礙。人們可能會懷疑我們行為不檢而來毀謗,因此讓我們分手,各走各路。”

                                  然后恭敬地對他右繞三匝,禮拜他的雙足,并合掌說:“我們無數世以來親密的伴侶關系與友誼,今天就此結束。您請走右邊這條路,我會走另一條路。”他們就這樣分手,各自上路,追尋崇高的目標──究竟解脫痛苦的阿羅漢果。

                                  據經上說,大地有感于他們的戒德威力而劇烈震動,天上雷聲大作,連世界邊緣的山岳都傳出回聲。

                                  第二章 阿羅漢比丘尼──拔陀迦比羅

                                  讓我們先跟著拔陀迦比羅走。她沿路走到舍衛城,在祇園精舍聆聽佛陀開示。那時比丘尼僧團尚未成立,她就住在祇園精舍附近的非佛教女沙門修道院。她在那里住了五年,直到受戒成為比丘尼為止。

                                  證得阿羅漢圣果

                                  不久之后,拔陀證得阿羅漢圣果。佛陀贊嘆她為比丘尼中憶念前世第一者。巴利注釋書與本生故事,留給我們一些有關她前世成為大迦葉妻子的記載。

                                  有一天,她說出下列偈,其中她贊嘆大迦葉并宣示自己的成就:

                                  佛陀之子法與嗣,迦葉尊者善入定,

                                  覺知前世之住處,洞見天界與惡趣。

                                  彼亦已達成無生,圓滿圣者之正智,

                                  具足三種智證明①,為具三明之梵志。

                                  拔陀迦比羅亦然,無死三明之女尼。

                                  戰勝魔羅與眷屬,此身已是最后身。

                                  見過世間大危險,吾等出家成沙門。

                                  如今已滅除諸漏:清涼寂滅證涅槃。

                                  慈悲地看待偷羅難陀的滋擾

                                  身為阿羅漢比丘尼,拔陀主要致力于教育年輕尼眾,并指導她們持戒。在《比丘尼分別》中,記載了幾件她指導學生持戒的事。其中有兩件,是拔陀迦比羅忍受另一位比丘尼對她的嫉妒,而那一位比丘尼對大迦葉也懷有敵意。

                                  偷羅難陀比丘尼博學多聞,并且善說佛法,但她顯然銳利有余而柔軟不足。她非常頑固,不想改變自己的行為,好幾部律典都有提到這點。當拔陀也成為著名的說法者,甚至受到一些偷羅難陀學生的喜愛時,偷羅難陀便心生嫉妒。

                                  為了滋擾拔陀,有次她和學生在拔陀的房前來回走動,大聲念誦。她為此而受到佛陀的責備。

                                  另一次,拔陀請求偷羅難陀在她拜訪舍衛城時,為她安排臨時住處。但偷羅難陀的嫉妒再次作祟,她將拔陀從那些住處排除。然而,拔陀已經是阿羅漢,不會再受到這種事影響,她只是輕描淡寫與慈悲地看待它們。

                                  第三章 輪回背景

                                  大迦葉與拔陀迦比羅原是發愿要成為過去第十五佛蓮華上佛的大弟子,蓮華上佛出現在過去十萬劫前,而他的主寺座落在有鵝城附近的安隱鹿野苑。

                                  富有的地主夫婦

                                  那時,未來的大迦葉是個富有的地主,名為韋提訶,而拔陀是他的妻子。有天韋提訶去寺里,坐在大眾中,佛在那時宣布摩訶尼薩巴長老,是他的第三順位弟子,苦行第一。韋提訶聽了很喜歡,就邀請佛陀與全部僧團隔天到他家里用餐。

                                  韋提訶發愿成就苦行第一

                                  當佛陀與比丘們在他家用餐時,韋提訶看到摩訶尼薩巴長老在街上托缽,他出去邀請長老加入聚會,但長老婉謝。于是他拿起長老的缽,裝滿食物再還給他。

                                  當韋提訶回到屋里時,他問佛陀長老謝絕的理由。佛陀解釋:“善男子!我們受邀到家里用餐,但那位比丘只靠托缽乞食;我們住在城里的寺院,但他只住在森林里;我們住在有屋頂的地方,但他只住在空曠處。②”

                                  韋提訶聽到這個說法,心中異常歡喜,于是他思維:“就如油燈也會灑油,我為什么只滿足于阿羅漢果?我將發愿成為未來佛諸沙門行者中,苦行第一的弟子。”

                                  然后,他邀請佛陀與僧眾到他家里用餐一周,并供養所有僧團三衣,頂禮佛陀,并說出他的愿望。蓮華上佛觀察未來,看見他的愿望會實現。于是為他授記:“從現在起十萬劫后,有佛名喬達摩出現于世。你會成為他第三位上首弟子,名為‘摩訶迦葉’。”

                                  拔陀發愿成就憶念宿命第一

                                  至于拔陀,則受到憶念宿命第一的比丘尼所激勵,發愿在未來佛座下獲得這種成就。她也受到蓮華上佛印可,說她將可如愿。

                                  于是兩人余生都持戒行善,死后都轉生天界。

                                  貧窮的婆羅門夫婦

                                  大迦葉與拔陀迦比羅下一個前世記載發生在很晚之后,在喬達摩佛之前第六佛──毘婆尸佛的教化時期。

                                  好樂求法的“一衣者”

                                  這次他們是貧窮的婆羅門夫妻,兩人窮到只有一件上衣,因此每次只有一個人能外出。在這個故事中,該婆羅門因此被稱為“一衣者”。

                                  雖然我們很難想象這種赤貧,但更難想象的是,在如此赤貧之下,他們的心并不窮。大迦葉與拔陀兩人從前就是如此,雖然身為貧窮的婆羅門夫妻,但他們的生活卻非常和諧,快樂并不因貧窮而減少。

                                  有一天,毘婆尸佛將舉行一個特別開示,兩人都很想去參加,但只有一件上衣的他們,無法同時出席,于是妻子在白天去,丈夫則在晚上去。當婆羅門聽到布施功德的開示時,內心深深受到感動,于是他想將僅有的一件衣服獻給佛陀。但在他下定決心后,又感到很不安:“這是我們僅有的上衣,也許我最好先和妻子商量。沒有上衣我們如何過活?如何替換呢?”

                                  無我的布施

                                  最后他還是排除一切疑慮,將衣服放在佛陀腳下。做完之后,他不禁鼓掌歡呼:“我勝利了!我勝利了!”國王此時在簾幕后聆聽開示,聽到歡呼并問明原因后,便送了好幾套衣服給婆羅門,之后并請他擔任宮廷教士,這對夫妻的困境也從此結束。

                                  由于無我布施的結果,這婆羅門死后轉生天界。離開天界之后,他又成為人間的國王,仁慈地對待子民,并布施供養當時的沙門。拔陀當時是他的皇后。

                                  婆羅門夫婦

                                  至于拔陀,她曾是一個婆羅門少年的母親,這個少年是菩薩(未來佛)的學生,他想出家成為沙門。迦葉就是她那時的丈夫,阿難則是她的兒子。

                                  拔陀希望她的兒子在出家之前,多認識世俗生活,但對年輕婆羅門來說,這種認識卻是以一種錐心刺骨的方式降臨。老師的老母瘋狂地愛上他,甚至準備為了他殺死自己的兒子。這次絕望的激情相遇,讓他徹底厭離世俗生活,他的父母也同意他出家修行。

                                  另一次,迦葉與拔陀是一對婆羅門夫妻,有四個兒子,分別是未來的菩薩、阿那律、舍利弗與目犍連。這四個人都想出家,起初這對父母不答應,但之后了解到出家生活的果報與利益,最后連他們自己也出家。

                                  梵天所轉生的夫婦

                                  在另一世中,有兩個村長,他們是好朋友,決定如果他們的小孩是異性,長大后就結婚,結果真的如他們所愿。

                                  但這兩個小孩在前世中是梵天界的天神,因此他們毫無性欲,最后在父母同意下,選擇出家的生活。

                                  破鏡重圓的地主夫婦

                                  在諸多故事里,拔陀在過去世唯一錯誤的行為是:在介于兩佛出現的某個時間,拔陀是地主的妻子。有一天,她和小姑吵架,這時一位辟支佛正好前往她們家托缽。當小姑供養辟支佛食物時,拔陀想讓她難堪,便拿起辟支佛的缽,將食物倒掉,并裝滿泥巴。然而,她立刻就后悔了,拿回缽以香水洗凈,并盛滿香甜可口的飯食,然后將缽還給辟支佛,并請求他原諒自己的無禮。

                                  由于這行為的業報混雜著黑暗與光明,拔陀在下一世便擁有財富與美貌,但身體卻發出可怕的惡臭。她的丈夫──未來的迦葉,因無法忍受臭味而離開她。但由于她很美麗,仍有人前赴后繼地前來求婚,不過后來的結局都一樣。

                                  她非常失望,感覺人生無趣,為了處置財產,她融化所有飾品做成一塊金磚,帶到寺院,供養為了紀念剛入滅的迦葉佛而建造的塔。她以至誠心獻上金磚,結果身體又再度變香,首任丈夫──迦葉也來帶她回家。

                                  從梵天轉生人間

                                  在該世的前兩世,拔陀是波羅奈國的皇后,時常贊助好幾位辟支佛。有感于他們的突然死亡,她舍棄世俗皇后的生活,在喜馬拉雅山禪修。藉由出離與禪定的力量,她轉生到梵天,大迦葉也是如此。在梵天那世之后,他們就轉生人間為畢缽離大迦葉與拔陀迦比羅。

                                  從這些事我們發現,兩人的前世都曾在梵天過清凈的生活,也都曾一再出家。因此,在最后一世保持獨身生活。放棄一切財產,并追隨佛陀教法,成就阿羅漢果,對他們來說并不困難。

                                  第四章 迦葉如何遇上佛陀

                                  繼續我們的故事,現在要回來看大迦葉。在他來到十字路口之后,他去了哪里?如前述,當兩個沙門分手時,大地被他們的出離功德威力所震動。

                                  佛陀放光等待大迦葉

                                  佛陀察覺到大地的這次震動,知道那意味著有杰出的弟子正要來找他。在未通知任何比丘的情況下,他獨自上路,走了五里路去見未來的學生──這個慈悲的舉動,后來一直受到贊頌。

                                  在王舍城與那爛陀之間的路上,佛陀坐在多子塔旁的榕樹下,等待未來的弟子到達。他并未像普通沙門一樣坐在那里,而是展現一切莊嚴的佛光。

                                  他放光照亮八十公尺方圓,整片樹林變成一片光明,他并示現三十二種大丈夫相。當迦葉到達時,看見佛陀坐在那里,充滿覺者之光,他心想:“這一定就是我要尋找的老師!”

                                  他走向佛陀,匍匐在他的腳下,大聲說道:“世尊,佛陀,是我的老師,我是他的弟子!世尊,佛陀,是我的老師,我是他的弟子!”

                                  完成出家與受戒

                                  佛陀說:“大迦葉!若有人不知、不見,卻對像你一樣誠心的弟子說:‘我知、我見’,他的頭將會裂開。但迦葉,我已知而說:‘我知’;我已見而說:‘我見’。”然后,他給迦葉下述三個告誡,作為他的首次正式佛法開示:

                                  迦葉!你應如此訓練自己:“對于僧團中的年長、年幼與年紀中等者,我都要存有慚愧心。

                                  “無論我聽到什么教法是導向善的,我都應專心聆聽,檢視它、思維它,并全心吸收它。

                                  “于身念處正念樂住,我不敢有所遺忘!”你應該如此訓練自己。

                                  根據注釋,這三個教戒便同時完成迦葉的出家與受戒。

                                  佛陀以換衣激勵修持苦行

                                  然后,大師便與弟子一起走向王舍城。途中,佛陀想要休息而走到路旁的樹下,于是大迦葉將僧伽梨③摺四折,請佛陀坐在上面,“這將對我有長遠的利益”。佛陀坐在迦葉的衣上,并說:“你的衣拼布好柔軟,迦葉。”聽到這個,大迦葉回答:“惟愿世尊慈悲地接受這件僧伽梨!”

                                  “但是,迦葉你愿意穿我這件破舊的糞掃衣④嗎?”迦葉欣然地回答說:“當然,世尊,我愿穿世尊的糞掃衣。”

                                  這次交換衣服,對大迦葉尊者來說極不尋常,那是其他弟子所無的殊榮。注釋書解釋佛陀和迦葉換衣,是想激勵他從加入僧團開始,就遵循頭陀苦行。

                                  雖然佛陀在覺悟之后,譴責極端苦行為盲目之道,是“痛苦,無知與無益的”,但他并不反對符合中道架構的苦行。真正的中道不是一條輕松舒適的高速公路,而是孤單與陡峭的,需要舍離渴愛,且要忍受艱辛與不適。

                                  因此,佛陀鼓勵那些真心致力于根除最微細渴愛者,受持頭陀行──誓愿過簡單、知足、出離與精進的生活,他經常贊嘆那些遵守這些誓愿的比丘。

                                  古老的經典一再贊嘆幾種苦行:只持三衣(并拒絕多余的衣服);只穿糞掃衣(拒絕在家人提供的衣服);堅持只靠托缽乞食維生(拒絕用餐邀請);只住在森林里(拒絕住在城里的寺院)。在注釋里,這些苦行被延伸為十三項,在《清凈道論》討論禪定生活的部分,對此有詳細的解釋。

                                  佛陀給大迦葉的衣服是從墳場撿來的裹尸布所做成,當他問大迦葉是否愿意穿那件衣服時,他是含蓄地問他是否愿意貫徹包含(糞掃衣)在內的頭陀苦行。

                                  終身堅持嚴厲的苦行

                                  當迦葉確認自己愿意穿那件衣服時,他的意思是:“是的,世尊,我愿意貫徹你希望我采用的苦行。”從那時起,迦葉終身都堅持嚴厲的苦行,甚至一直到老年,仍持守年輕時許下的誓愿。

                                  之后,有次佛陀宣布大迦葉是諸比丘中“苦行第一者”,這圓滿了迦葉在過去百千劫前所發下的本愿。在迦葉出家與換衣之后,僅僅七天,他就證得所追求究竟的阿羅漢果,內心解脫一切煩惱。過了很久之后,當他對阿難談起這件事時,他說:

                                  朋友!我猶如欠債者在鄉間乞食七天,然后在第八天,阿羅漢的無漏智便在我心中生起。

                                  譯注

                                  ①三種智證明是指阿羅漢通達無礙的三種智明,即:(一)宿命智證明:明了自己與眾生一切宿世之事的智慧:(二)生死智證明:以天眼通預見自己與眾生在死后歸趣的智慧;(三)漏盡智證明:如實了知四諦之理,斷盡一切煩惱的智慧。

                                  ②依《清凈道論》所說,共有十三頭陀支,是佛陀所允許超過戒律標準的苦行,包括糞掃衣、三衣、常乞食、次第乞食、一座食、一缽食、時后不食、阿蘭若住、樹下住、露地住、冢間住、隨處住以及常坐不臥。這些苦行有助于開發知足、出離與精進心。

                                  ③僧伽梨:三衣之一,即大衣,為正裝衣,托缽或奉召入王宮時所穿之衣。僧團準許比丘擁有三種衣,除僧伽梨之外,還有郁多羅僧,即上衣,為禮拜,聽講,布薩時所穿用。第三種衣是安陀會,是日常工作時或就寢時所穿著的貼身衣。

                                  ④糞掃衣:即“塵堆衣”。“糞掃”意指置于道路、墓冢、垃圾堆等塵土之上的,或指被視如塵土可厭的狀態。“糞掃衣支”是十三頭陀支其中一支,比丘受持此一頭陀支,可舍棄對多余之衣的貪著,而能少欲知足。(待續)

                                  Copyright © 2015   yuanyinsi.cn   All Rights Reserved.   元音寺  ◇版權所有◇    魯ICP備15005895號-1   宗場證字(魯)F000000001號  
                                  新浪一分彩计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