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一分彩计划网欢迎您的到來!

                                  站內搜索  
                                  當前位置:首頁 > 佛學園地 > 佛教經典 > 綜合 > 正文

                                  佛說開覺自性般若波羅蜜多經 (4卷)〖宋 惟凈等譯〗

                                   大正藏 No. 0260 佛說開覺自性般若波羅蜜多經

                                  宋 惟凈等譯

                                  4卷

                                  佛說開覺自性般若波羅蜜經卷第一

                                  譯經三藏朝散大夫試鴻臚卿光梵大師賜紫沙門臣惟凈等奉 詔譯

                                  如是我聞:

                                      一時,世尊在王舍城鷲峰山中,與大苾芻眾并菩薩摩訶薩眾俱。是時,佛告尊者須菩提言:“須菩提!色,無性、假性、實性;受、想、行、識,無性、假性、實性。須菩提!如是,乃至眼、色、眼識,耳、聲、耳識,鼻、香、鼻識,舌、味、舌識,身、觸、身識,意、法、意識,無性、假性、實性。

                                  “復次,須菩提!色于如是三性中轉,愚是所行,當知是為菩薩正行。如是行者,是菩薩速疾證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果。

                                      “須菩提!受、想、行、識亦復如是。若菩薩摩訶薩于諸識中解無相法,苦自止息,諸相寂靜。如是所行,當知是為菩薩正行。如是行者,是菩薩速疾證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果。”

                                     爾時,世尊重說頌曰:

                                  “若解無相法,  諸苦自止息,

                                  眾相皆寂靜,  是菩薩所行。

                                      “復次,須菩提!于諸色中,闇之與明平等依止。菩薩若能如實了知,解入此者,諸法亦然。是菩薩速疾證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果。

                                      “須菩提!受、想、行、識亦復如是。于諸識中,闇之與明平等依止。菩薩若能如實了知,解入此者,諸法亦然。是菩薩速疾證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果。”

                                      爾時,世尊重說頌曰:

                                  “若法闇與明,  平等性如是,

                                  依止及解入,  知已得菩提。

                                      “ 復次,須菩提!若菩薩摩訶薩于諸色須菩提,受、想、行、識于三性轉,若有智者如實了知,即于識中不生取著亦不現轉,其心開明。由彼于識不生取著、心開明已,即于大乘法中而能出離,何況聲聞、緣覺乘中!又由如是不生取著、心開明故,不于長時在彼地獄、畜生、餓鬼、人、天諸趣受生死苦。

                                      “復次,須菩提!色,為生邪?為滅邪?若謂色有生,彼色即無生;若謂色無生,彼色即是無生自性。若復菩薩如實了知彼色即是無生自性,是故于色無生可有。

                                      “須菩提!受、想、行、識亦復如是。識,為生邪?為滅邪?若謂識有生,彼識即無生;若謂識無生,彼識即是無生自性。若復菩薩如實了知彼識即是無生自性,是故于識無生可有。

                                      “復次,須菩提!若有人言:‘色,是我、是我所。’作此說者,我說彼是外中之外,愚夫異生邪見分位。

                                      “須菩提!若有人言:‘受、想、行、識,是我、是我所。’作此說者,我說彼是外中之外,愚夫異生邪見分位。

                                      “復次,須菩提!若有人言:‘色是先世因所成作;或大自在天所化因作;或無因緣。’作此說者,我說彼是外中之外,愚夫異生邪見分位。

                                      “須菩提!若有人言:‘受、想、行、識是先世因所成作;或大自在天所化因作;或無因緣。’作此說者,我說彼是外中之外,愚夫異生邪見分位。

                                      “復次,須菩提!若有人言:‘色以色像為相,受以領納為相,想以遍知為相,行以造作為相,識以了別為相。’作此說者,我說彼是外中之外,愚夫異生邪見分位。

                                      “復次,須菩提!若有人言:‘苦不寂靜;若彼色滅,此樂寂靜。’作此說者,我說彼是外中之外,愚夫異生邪見分位。

                                      “須菩提!若有人言:‘受、想、行、識,亦復如是,苦不寂靜;若彼識滅,此樂寂靜。’作此說者,我說彼是外中之外,愚夫異生邪見分位。

                                      “復次,須菩提!若有人言:‘彼色是無,受、想、行、識亦悉是無。’作此說者,我說彼是外中之外,愚夫異生邪見分位。

                                      “復次,須菩提!若有人言:‘如佛所說:“色無自性,不生不滅,本來寂靜,自性涅槃。”’作是說者——彼于一切法,即無和合亦無樂欲,隨其言說作是知解——我說彼是外中之外,愚夫異生邪見分位。

                                      “須菩提!若有人言:‘受、想、行、識亦復如是,如佛所說,皆無自性,不生不滅,本來寂靜,自性涅槃。’作是說者——彼于一切法即無和合亦無樂欲,隨其言說作是知解——我說彼是外中之外,愚夫異生邪見分位。

                                      “復次,須菩提!若復有人計色為有,取著于色有所生起,隨言說轉;又復計色為有,即于彼色雜染依止,有相隨轉;又復計色為有,即于彼色修習凈法,成立隨轉。

                                      “須菩提!受、想、行、識亦復如是;若復有人計識為有,取著于識有所生起,隨言說轉;又復計識為有,即于彼識雜染依止,有相隨轉。又復計識為有,即于彼識修習凈法,成立隨轉。

                                      “復次,須菩提!若諸菩薩計色為有,于彼色中有斷有知,于大樂行言說成辦,隨有所轉;又諸菩薩計色為有,于彼色中有斷有知,表示成辦,隨有所轉;又諸菩薩計色為有,于彼色中以能了知白法具足,謂于諸法得自在已,于大樂行而能隨轉。

                                      “須菩提!受、想、行、識亦復如是。若諸菩薩計受、想、行、識為有,于彼識中有斷有知,于大樂行言說成辦,隨有所轉;又諸菩薩計識為有,于彼識中有斷有知,表示成辦,隨有所轉;又諸菩薩計識為有,于彼識中以能了知白法具足,謂于諸法得自在已,于大樂行而能隨轉。

                                      “復次,須菩提!若復有人于色中色所有分量,于苦中苦所有分量,不能如實平等觀者,即于色中我有所得;若于色中我有所得,即于色中我見有所得;若于色中我見有所得,即于色中眾生見有所得;若于色中眾生見有所得,即于色中彼眾生見而無所得;若于色中彼眾生見無所得時,即彼眾生亦無所得。若或于法有所得相可成立者,即有所得相而有依止,是故于彼聲聞、緣覺乘中不能出離,何況大乘。

                                      “須菩提!受、想、行、識亦復如是。若復有人于識中識所有分量,于苦中苦所有分量,不能如實平等觀者,即于識中我有所得;若于識中我有所得,即于識中我見有所得;若于識中我見有所得,即于識中眾生見有所得;若于識中眾生見有所得,即于識中彼眾生見而無所得;若于識中彼眾生見無所得時,即彼眾生亦無所得。若或于法有所得相可成立者,即有所得相而有依止,是故于彼聲聞、緣覺乘中不能出離,何況大乘。

                                      “復次,須菩提!若復有人于色中色所有分量,于苦中苦所有分量,而能如實平等觀者,即于色中我無所得;若于色中我無所得,即于色中我見無所得;若于色中我見無所得,即于色中眾生見無所得;若于色中眾生見無所得,即于色中彼眾生見而有所得;若于色中彼眾生見有所得時,即彼眾生亦有所得。若或于法有所得相可成立者,即有所得相而有依止,是故于彼聲聞、緣覺乘中不能出離,何況大乘。

                                      “須菩提!受、想、行、識亦復如是。若復有人于識中識所有分量,于苦中苦所有分量,而能如實平等觀者,即于識中我無所得;若于識中我無所得,即于識中我見無所得;若于識中我見無所得,即于識中眾生見無所得;若于識中眾生見無所得,即于識中彼眾生見而有所得;若于識中彼眾生見有所得時,即彼眾生亦有所得。若或于法有所得相可成立者,即有所得相而有依止,是故于彼聲聞、緣覺乘中不能出離,何況大乘。

                                      “復次,須菩提!若人于色中不能如實平等觀察,不實分別分量及疑動分量故,即于色中色而有所得;若于色中色有所得時,即于色中色見有所得;若于色中色見有所得,即于色中眾生有所得;若于色中眾生有所得,即于色中一切有所得;若一切有所得時,即一切無所得。若或于法有所得相可成立者,即有所得相而有依止,是故于彼聲聞、緣覺乘中不能出離,何況大乘。

                                      “須菩提!若人于受、想、行、識中,不能如實平等觀察,不實分別分量及疑動分量故,即于識中識而有所得;若識中識有所得,即識中識見有所得;若識中識見有所得,即識中眾生有所得;若識中眾生有所得,即識中一切有所得;若識中一切有所得時,即一切無所得。若或于法有所得相可成立者,即有所得相而有依止,是故于彼聲聞、緣覺乘中不能出離,何況大乘。

                                  佛說開覺自性般若波羅蜜多經卷第一

                                   

                                   1/4    1 2 3 4 下一頁 尾頁
                                  Copyright © 2015   yuanyinsi.cn   All Rights Reserved.   元音寺  ◇版權所有◇    魯ICP備15005895號-1   宗場證字(魯)F000000001號  
                                  新浪一分彩计划网